文联资讯-苏州文学艺术网

韩树俊:大地的诗人永远不会寂静无声——高新区作家战“疫”诗歌漫评

发布日期:2020-03-19 来源:高新区文联[关闭窗口]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这场战斗中,广大文艺工作者以文艺为武器,讴歌正能量,鼓舞斗志,传递真情。高新区作协推出《我们用诗呼唤春天——高新区作协抗“疫”诗选》,苏州高新文化云推出《高新“文化人”在行动》(诗歌篇),用诗呼唤春天。
  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诗人们一刻也没有停止思考,他们笔下的文字,展示出战斗的姿态。张斌川的《多出的时间,让我猝不及防》,诗人用怀念旧日武汉记忆和今天梦中的武汉交织成“心慌的静”和“锥心的痛”,恨不能挥戈上阵,站在抗“疫”的第一线。诗人的担当与思考呼喊出真情:“我是一个无用的诗人/只能叙述一场庄严、混乱、无力的迁徙”。诗的结尾,体现了诗人对灾难及其背后的悲剧意识一种深刻的体认:“‘一只猛虎,在词语破碎处一跃而出’/这么多人在拥抱后流下的泪水/这么多人提前脱下尘世的衣衫/蓦然之间多出的漫长的时光/穿越了一座城的喧嚣和寂静/一边腐朽,一边辽阔/一纸山河,一言不发”。这“静”与“痛”交织的“漫长的时光”里,一座英雄城有喧嚣有寂静,有死亡有生机,有撕心裂肺的痛苦也有沁入心脾的温馨。“一边腐朽,一边辽阔”是诗化了的现实、今天与明天。新冠肺炎病疫肆虐蔓延是“腐朽”,众志成城,八方驰援,全民战“疫”是“辽阔”的战役,辽阔的大地必将回暖,瘟神腐朽病疫必将扫除。“一纸山河,一言不发”,结句力拔千钧振聋发聩,“不在沉默中死亡便在沉默中爆发”,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已经爆发,一场抗击新冠肺炎的战斗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姑苏铁夫《远方的你还好吗》牵挂着“远方的你”,牵挂“单色的病房里”的你,牵挂“正在赶赴操劳武汉”的“各方的勇士”,诗人为“所有的同胞们”祈祷,“只想祈福,病毒不要再侵害/无辜的同胞们”“坚信我们勇敢的医务斗士们/定能将冠状病毒赶跑”。这是在“这个冰冷的冬天”里有温度的诗。
  徐德胜的《别怕,一切有我》,把“春节援疆归来的医生”“推迟婚期的准新郎”“坚守岗位的交通人”“提前‘复工’的企业”“坚守‘防控’的社区农村”,上阵的白衣战士、冲在前的共产党员,用诗化的语言汇聚在一起,让“无畏更无惧”“凝心聚力”“众志成城”的“时代英雄”跃然纸上。诗的结尾,祈福禳灾,预示出“泱泱大国/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中华遍秀色/大地尽芬芳”锦绣前景一片兴旺。
  在这支全民抗“疫”的队伍里,有无数个可亲可敬的我们,徐人双的《致我们的队伍》告诉我们,那些冲锋在前的人们,有“公仆、医护、军警、工人、科学家、志愿者……/不同的角色、面容,在一起组建/口罩、护目镜与防护服的队伍。他们/调集装备,拿起武器,扬起信念旗帜,/突破着封锁,抢救着病危,献祭着自己血肉之躯”。这是一支与“无知、侥幸、犹疑与慌乱”决裂的英雄的队伍,简炼的文字背后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诗是强烈感情的自发奔放;它来自平静中回忆起来的情感。”(英·华兹华斯)孤狼的《鼠年,我们哭了》开篇就用强烈的感情诉说“鼠年,我们哭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正在大地上行走”。紧接着,回忆起“封城”“隔离”“交通停运”“关门闭户”这样一个特殊的春节,以及一些“肩负使命”的逆行者,最后回归到强烈感情的倾诉:“鼠年,我们哭了/为那些被病毒吞噬生命的/兄弟姐妹/也为那些/勇敢逆行的白衣战士……”赞美了“义无反顾的奔向疫区”勇敢的逆行者。
  一方是战场,一方是后方。居家也是为抗“疫”作贡献。王彩珍的《居家》写出了坚守“从餐桌到大门”“从大门到餐桌”宅居生活的“三步”,一切为了“未来我们走得更远”。通篇把镜头聚焦在每日重复的“踱去踱来”“走去走来”,“仰卧起坐/健腹轮/客厅跑步”“看书写字/侍弄花草”,想到还能如此美好,是因为有人“在替我们负重前行”。作者就这样把前方和后方、小家与大家关联起来,揭示了宅居生活的重要,深化了诗的内涵。诗中“一二三……”口令声的反复回环,在接地气的浓浓生活气息中,回响着蕴涵在诗中铿锵、坚定,责任、期望的精神力量。
  疫情终会过去,春天就在前头。陈继军《春天的故事》,这首诗歌的意象:蝙蝠、调色盘、翅膀、飞沫、春风、五脏六腑、流言、诅咒、天使、面纱、面罩、飞沫、树林、杜鹃、春天、奔跑的身影、啼血的嘴唇、鲜红的迎春花、穿着防护服的医师。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事物,竟让诗人神奇地组合在一起,再现了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一只形单影只的杜鹃”,“用啼血的嘴唇/衔来一枝鲜红的迎春花/放在穿着防护服的医师手上”,写出了一个非常时期“春天里一个/真实的故事”。整首诗充满了温度和力感,读者能够听到诗人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尤文华的《菜花开了》,要为庭院里新开的油菜花,“拍张带香气的照片/寄给武汉城里的人们”,共同期待“让翠绿花枝的花朵/替代那头戴黑冠的病毒/在他们心中/开出一朵朵春天的花/露出温暖的微笑”。我不由得想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邹英姿的第一幅抗疫绣品《油菜花开》,她说,“我相信,大家看了之后,会有一种慰藉感,也有一种安全感。这个时候绣一幅油菜花开,其实是想表达我们心中对春天、对未来的期盼。”绣品一角,英姿特意绣上了她写的小诗:“春天/是我生活朝着幸福的方向/我愿意陪着你/春天开花、盛夏繁华/秋天绚烂、度过寒冬、再来春天”。艺术大师的绣品油菜花和诗人笔下的诗意油菜花,异曲同工,呼唤着春的到来!
“大地的诗人永远不会寂静无声。”(英国诗人济慈)面对一场疫情的顷刻降临,苏州高新区作家的发声如春雷阵阵回响大地,如号角声声振奋人心!
  抗疫还在持续,战斗尚未结束,诗人们依然在场。“更真实的世界是在瞬间消失后的那种持续性和整体性,对立物的结合。”二十世纪瑞典著名诗人、2011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特兰斯特罗默的这段话,是对所有在继续书写抗“疫”诗歌的诗人们一个有益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