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资讯-苏州文学艺术网

刘家昌:读书怀人

发布日期:2018-05-11 来源:[关闭窗口]

——纪念陆文夫老师诞辰九十周年

       时光荏苒,陆文夫老师于2005年7月9日离世,屈指算来十多年了。他生于1928年,今年是他诞辰九十周年。

       “读书怀人”是我纪念陆老师的为佳选择。

       陆老师生前说,他是个“写写文章的人!”陆老师的佳作《陆文夫文集》载入了文学史册。为后人留下极其珍贵的文化财富。

       《人之窝》(长篇小说)、《美食家》(中篇小说)专题写的“住”和“食”。他说过,要写全“衣、食、住、行”作品,还有“衣”和“行”要写。其实,在他的著作里,可以看到写“衣”和“行”,当然不是专题作品。

       说来话长,陆老师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读苏高中,他常去山塘街河畔莲花斗姨母家,现在已变迁。很想找机会看看山塘街变化。为体力不支未如愿。

       记得那是2003年吧,一天我和顾俊同志去了山塘街景区采风,也是为陆老师去探路打“前站”。到了山塘街,得知景区有个“服饰展览”就进展馆看看,是否有可取“素材”,向陆老师作推荐。结果仅见到一般的服饰陈设,历史性也不足取,只得作罢。

       今重温陆老师的《壶中日月》(春风文艺出版社1995年3月出版)内有一篇《苏州人到广州》,其中有一篇写“穿”,顿觉得可以对上号,那不是写的“衣”吗?这段文字,一开头就说,“到广州来之前,就存心要看看广州人的衣着,特别是青年男女的衣着和发式”。因为在苏州听说,苏州某工厂的领导,为了加强对青年人政治思想教育,便在大会上宣布“从明天开始,凡穿喇叭裤留长发的不许进厂!”就是怀着一种惊诧心情,到广州见识一下。

       想象中,广州靠近香港,新式衣着有可能先由国外到香港,再由此传来的。广州人的衣着一定很“洋”。谁料“一看之下,发现‘合理的形象碰了壁’,广州人一般地衣着都很朴素,朴素之中,还显得有点随便”。陆老师在这段文字里,分析青年男女的服饰变化“如果有个穿着新奇服装的人,从街上走过,青年人盯着的时间往往要比中老年人看的时间长些。”那不太看得惯的式样,就会出现在他们身上。对衣着的偏见“不许进厂”不近情理。在无穷的岁月里,衣着和时代同步,不停地变化和发展。“时装展览”创新设计的推动,适应青年人的衣着思变心理。衣着也是生活不断变好的标志。

       再就是写“行”的作品。又从《壶中日月》找到一篇《林间路》。文章一开头就是“我熟悉一条林间之路,经常在这条小道上走来走去,这小路蜿蜒曲折,高低崎岖,他从大路旁一个很不显眼、灌木丛生的地方岔向深山里去。”说它几乎不能称之为路“实在难走啊!”随即对两边的自然精致作描述,又写为什么不在林间修一条比较好走的路?林间之路有引人入胜之妙处,却人们都不愿意走“我也不愿意走”。“如果有高速公路或登山电缆的话,我还是很愿意乘坐,他毕竟能节省时间,增加办事的效果。”陆老师当年写这篇作品时,各地交通、道路工程正在进行。如今,现代化进程建设的高架、高速、高铁,已是星罗棋布,人们的“行”进入了新的时代!

       重读陆文夫老师的作品,为了纪念、也是学习,细细品味其中的深邃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