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资讯-苏州文学艺术网

孙伊婷:问 思 · 圆 空 —— 评小剧场实验话剧《平行世界》

发布日期:2020-02-27 来源:[关闭窗口]

2019年末,有幸观赏苏州市滑稽剧团主导的“姑苏宣传文化人才工程资助项目”小剧场实验话剧《平行世界》,观后感思良久。由中国戏剧界最高奖梅花奖“三度梅”获得者、著名滑稽戏表演艺术家顾芗女士担纲艺术总监,姑苏宣传文化人才、优秀青年剧作家周琰编剧,姑苏宣传文化重点人才、国家一级演员浦雨竹导演,80后、90后优秀青年演员共同组成的主创团队,为观众们奉献了一部灵动深刻、颇具新意的先锋探索戏剧佳作,这也是近年来苏州本土话剧市场一道别样斑斓的风景线。

本剧作为一部形制高度浓缩凝练、时长仅有75分钟的小剧场实验话剧,全剧的21个微型场次段落、剧情叙事和人物情绪的数十个跳跃和闪回、“家”“宾馆”“酒吧”三处场景处所之间恰到好处的切换设置,《平凡之路》《完美生活》《蓝莲花》《曾经的你》《至少还有你》《爱与痛的边缘》《一生所爱》《青春》《爱的罗曼史》等与全剧分场次主题应和的多首背景乐曲、象征“无底洞”“万花筒”式人生的彩色背景闪屏、几位优秀青年演员可圈可点的表演等诸多要素,均是本剧成功不可或缺的润色和特色所在。

毋庸置疑,小剧场实验话剧《平行世界》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当属剧中所蕴含的种种发人深省的确然与或然、特指与非特指、定性与非定性的灵魂拷问和思索探究。正如编剧于本剧题记所述,“两性关系不过是一种隐喻,而你我始终挣扎在梦想与现实的夹缝之中”,于是,以管窥豹,一叶知秋,本剧的主题看似起源于并自始至终围绕着两性、爱情、婚姻、家庭等关键词而成就全剧的起承转合,然而实际却又远远不止于此,希冀也理应不止于此,剧中包孕、探索着无限丰盈的内涵与外延。

本剧从四位男女主人公的各异生活切入、展开。在剧中,“男人”—— 一位享有社会知名度的高光小说家,表面看似事业有成,家庭婚姻幸福美满,可内心深处却有着无法言说、剪不断理还乱的孤寂、烦闷与无奈,始而突破婚姻“围城”误入歧途,却在经历心灵的得失之后,最终选择回归家庭;“妻子”—— 一位生性开朗的家庭主妇,对家庭劳心劳力、尽心尽责,对外热衷于在社交网媒上渲染雕塑“完美家庭”“完美主妇”的形象,可内心却有着一丝落寞寂寥,渴望自由,渴望被爱,面对貌合神离的另一半,决意离婚,却终究不舍;“林之”—— 一位精干文艺、秀外慧中的职场女记者,因工作关系同“男人”相识、相知、相爱,始而拒绝信仰婚姻“围城”,崇尚追求柏拉图式的自由爱恋,在与有妇之夫的不伦之恋中,终而有所悟,感喟爱情与人生,回归正轨;“主播”—— 一位由衷向往爱情、婚姻和家庭的年轻姑娘,网媒主播,天真单纯,阳光正能量,却易为表象遮蔽双目,不善洞察生活的真相。正如本剧编剧的心语,“这不是道德的审判台,这是一个人性的试验场。男男女女,你来我往,熙熙攘攘,喧嚣涌动……走过爱情,经历婚姻,在两性关系中反复挣扎、反复沉沦的我们,什么才是生活最好的样子?什么才是我们最好的样子?”

正如很多人所感觉的那样,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由于种种原因,在爱情婚姻中,尤其是在当今世界现代生活的种种生存重压之下,男性与女性的身心需求和认知状态常常会出现相当大的差异,有时两性在精神和心灵上甚至存在着一道看似难以逾越、难以沟通的隐形鸿沟,某些时刻,历经婚恋的两性之间却仿佛同床异梦,彼此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正如剧中的四位主人公,每个人看似都以光鲜幸福的外在示人,他们无不戴着一张张与自己表面上看似匹配得不能再匹配的“人格面具”,然而在人后却好比“搁浅在沙滩上的一条鱼”,袒露出了内在真实的、仿佛源于生命自带的孤独、惆怅、惶恐和无助,每个人的内心无不渴望被爱、被理解、被感受、被滋养、被关注、被肯定。面对内心的困惑和痛苦,每个人作出了不同的选择、改变和尝试,有些合乎世俗道德准则,有些则偏离了正途,但从根本上而言——他们却都得以如愿以偿地探索和触摸到了自我人生、人性的某种华丽梦想和美好可能性。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每个人都是对的、合情合理的,也都是值得被理解和原谅的。

那么,理想与现实、理智与情感、物质与精神、约束与自由、责任与激情、世俗与超然,究竟孰对孰错,孰轻孰重?有限的人生光阴,究竟是否应当成为生命无限多元化和多样性探索体验的试验场和游戏场?关于这些问题,古今中外数千年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本剧也将思索和判断的权利赋予了广大观众,呈现出一个开放式的答案结局。诚然,虽然本剧并未对上述这一系列灵魂拷问赋予一个确定的答案,然而全剧似乎又始终贯穿着一条隐约可见的红线——利他利己,换位思考,知其不易,方为真爱。有时,世间的一切看似充满了矛盾冲突,可却又能奇迹般地得以辩证统一。或许,在人性的迷失中,时间正是最好的解药和印证。剧中的四位主人公在经历了暂时的困惑与迷失后,最终却都寻觅到了属于他们各自的不同的人生答案,这些来之不易的答案,无疑也将让他们未来的人生旅途得以持续的完善和升华,而每个人的生命本身也正因着光阴荏苒之中的这一次又一次的迷途知返与涅槃重生,从而闪耀散发出其最本真的光辉和最迷人的魅力。正如剧中“妻子”和“林之”在假设相互交换身份时感慨的那般,无论如何,“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人生终究难以两全。“得”“失”之间,生命似乎总能展现出其富于哲思光芒的神奇真谛,看似不完美的爱情、婚姻和人生,却或许未必不是生命赐予我们的另一种完美的安排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剧中巧妙地设计了一个象征生命之源、灵感之源、激情之源的独特意象——“水”。正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充满大智慧之人深晓绵柔变通之妙,知足常乐,如流水一,阅尽世间万物,圆融包容,淡泊通透,悠然豁达,宁静致远。那么,那些如水一般充满智慧的人们,是否就不易为情所困、为情所惑了呢?或许,这又未尝不是本剧的点睛所在和神来之笔了。事实上,倘若我们能够跳出既定思维的羁绊和桎梏,将视野和思维再打开一层,从另一个维度而言,无数人性的音符片段由内而外延续和谱写了生命的乐章,古往今来皓若星辰的无数生命个体则构建了整个人类历史,孕育了人类史的地球和其他或有或无生命体征的无数星球、星系等要素则构筑成了无限的宇宙时空。如此想来,或许,生命是一个圆”,与其偏执地执著于某种既定的状态无法自拔,反不如于生命的循环往复中寻求智慧的真谛。恰如本剧导演所言,“当囚禁在某种状态下,会被诸多因素所纠缠。用‘囚禁’一词包含着被动与主动。换个角度,原来一切皆是空相。是继续沉沦还是抽身离开,区别在于是否拥有一双发现的眼睛。”至此,让我们重新回归解读本剧的剧名——《平行世界》,或许能更清晰、更深刻、更抽丝剥茧地洞察到,内中所包涵着的绝非仅仅指代剧中“家”“宾馆”“酒吧”这三处同中有异、异中有同的场景处所及其各异的象征性含义,以及剧中人看似相互交错、实则并行不悖的生活模式、人生轨迹、角色身份、精神空间,而是更有可能包蕴着人性、生命、历史、宇宙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平行世界和多维时空。或许,“平行世界”,无时不有,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