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联资讯-苏州文学艺术网

周立言:为评弹而生——袁小良的评弹艺术

发布日期:2016-12-30 来源:[关闭窗口]

 

 

        1962年生,苏州人,本科学历。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曲艺家协会副主席,苏州市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副馆长,苏州评弹学校特聘专家。出身评弹世家,父母袁逸良、马小君均为老一辈评弹名家。1979年考入苏州市评弹团,1986年师从弹词名家龚华声。1998年,再拜“尤调”创始人尤惠秋、“小飞调”创始人薛小飞二位为师,成为这二种流派创始人的唯一入室弟子。代表作品《大脚皇后》、《约会》、《人面桃花》、《孔雀东南飞》、《时尚苏州》、《相约姑苏》、《焦裕禄》、《太白吟月》、《时尚金鸡湖》、《新蝶恋花》、《新载美回苏》、《新梁祝﹒两只蝴蝶》等。曾获第八届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表演奖”、文化部第七届中国艺术节“文华表演奖”、第二届巴黎中国曲艺节第一名获唯一大奖“卢浮金奖”、第一、二、三届中国评弹艺术节“表演金奖”并均名列前三甲、江浙沪青年评弹大奖赛“金奖”第一名、“最受观众欢迎的弹词演员”奖、江浙沪中青年评弹精英大赛“金奖”第一名、“最受欢迎的十佳评弹演员”、第一、二、三、四届江苏省曲艺节“优秀表演奖”等奖项和称号。结集出版“苏派清口”系列之一《吴袁吴故》;2016年起在自媒体开设集评弹、谈话、小品为一体的旨在推广传统文化、评弹艺术的“小良说书”之《袁来如此》脱口秀节目。2012年以来,陆续成立了纯公益的以袁小良名字为品牌而推广传统文化的“袁小良评弹艺术工作室”和“小良”少儿评弹团,并在苏州中学等设有10余个点,开设评弹班,学生近千人,辐射面达数万人。多次应邀出访北美、法国、德国、丹麦、瑞典、日本、韩国、新西兰、东南亚等国和港澳台地区。

        初识袁小良老师,是在读研期间,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的开幕式上。传统戏曲的雅致和安静,在一字一句间渗透到每个人的心底,这是戏曲本来的样子,也是大家心目中传统曲艺的样子。然而待到袁老师上台,一刹那间,场上呈现出了别样天地,琵琶三弦、摇滚热舞、帅哥美人,真正花团锦簇,满场生辉。观众看的如痴如醉,直呼“男神”,而于当年第一次看这样演出的我而言,完全是颠覆性的震撼,耳边是吴侬软语的妙不可言,脑子里不停蹦出的字眼是:这是评弹,这居然是评弹。

        真的,这是评弹,袁小良老师独创的摇滚评弹,这样的创新,于他而言,是信手拈来,而这样信手拈来的背后,是扎实的评弹功力,以及一长串让人炫目的身份和经历:出生评弹世家,父母是有“浙江老虎,袁马响档”之称的袁逸良、马小君双档;他说噱弹唱演俱佳,编导演皆能,自创流派“小良调”。更不必说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评弹表演艺术家、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苏州评弹博物馆馆长、为国家领导人、中外领导人演出这些殊荣了。作家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一书中提到了“一万个小时理论”,即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需要10000小时,按比例计算就是:如果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一周工作五天,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而我在和袁老师的交谈以及查询资料的过程中,不停地感叹,袁老师在评弹上的付出何止一万小时!简单的举个例子,作为在报纸上开设评弹专栏的第一人,尽管袁老师自嘲是“平生不会动笔,才会说书,便害写书”,然而《小良评弹》这个专栏一写就是十年,不仅保持了“无退稿、无删改、无延时”的记录,更是吸引了无数粉丝,为很多对评弹“只闻其名未见其详”的读者提供了一杯最地道的苏州碧螺春茶,读来曲词生动,品来余香满口。写文字的人都知道,写作不难,难的是坚持。十年如一日讲述“小良牌”苏州故事,得著名漫画家范其恢老师配100多幅漫画、得朱寅泉先生、张继馨先生、马伯乐先生写序言和书名,最终集结成《吴袁吴故》这本妙不可言的书。要知道,这几位老先生几乎都是八九十高龄,这样为一个后辈尽心尽力,可见袁老师素日为人,无愧于“其德足以昭其馨香”的评价。是的,社会上对艺术家的评语常用“德艺双馨”这个称呼。所谓德,我想不仅仅是指对待艺术要严谨要认真,更指获得成就身处高位之后的谦虚好学,不忘初心,而这些,在袁老师身上可以真真切切感受到。之前笔者提到袁老师自创了“小良调”,要知道,自创流派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就好似武侠小说中门派开山鼻祖一般,是王重阳这种只在口口相传中出现的一代传奇,真是艺人一辈子的荣耀,可以拿出来大书特书。然而但对待此事,袁老师只是表示,自己是得到了太多前辈的指导和影响,结合自己嗓音特点,按照书中人物,再借鉴了自幼喜爱的京剧老生马派唱腔和当前的流行音乐,加以揉合,有了点自己的特色,因为他想的是作为演员,必须要做到最好,要传承要发展,才无愧于自己吃的这碗饭,而对于创造流派这样的名头,他从未刻意想过。

        水到渠成,厚积薄发,这样的词语形容袁老师的艺术生涯是恰如其分的。浮华世界,学艺术的太多太多了,可是能够钻研和坚持一门艺术到底的就少了,能够在前人基础之上有所创新的更少,能够有所创新且自成一家的少之又少,能够成家后依然不断跨界、创新、传承和发展的就是凤毛麟角,而这凤毛麟角之中,袁老师,是当之无愧的翘楚。2014年袁老师拿到了中国曲艺最高奖“牡丹奖”,获奖作品是《约会》,袁小良和王瑾这对著名的“评弹伉俪”用评弹扎实经典的唱腔、相当地道的苏州话、英语、普通话和四川话惟妙惟肖演绎了中国留学生和英国女朋友。很多人如第一次看袁老师表演时的我一样,震惊了,震撼了,他们也没想到原来传统曲艺可以如此有趣,如此贴近生活,如此有生命力。

        很多人都说袁小良老师“花头经太多”,这样“花头经”的背后,是不断学习和创新的过程,更是真正把评弹作为自己生命一部分的信念。试想,莫说对已经囊括了所有曲艺大奖、取得了相当高艺术地位的袁老师,就是对普通的艺术工作者,要做到“吾日三省吾身”谈何容易?而袁老师,每天除了要处理繁忙的工作,更需要日日琴不离手曲不离口,几乎是想想就觉得非常人所能及,更何况传承和创新这样的大事。

        记得梅兰芳说过:戏曲改革讲究移步不换形。 “移步”就是改革发展,“不换形”不是指表层的形态而是指戏曲的本质形态不能变。只有这样,才能保留戏曲艺术的精髓及其独特的艺术特征。其实传统的曲艺在现在一直处于一个很尴尬的状况,一方面要保留古典精神和美学形态,一方面要要在审慎的变异中寻求与现代人的情感沟通。如果因循守旧,就会在传播方面有极大的局限,无法吸引到年轻的观众;但如果盲目改革和创新,只会有热闹,而没有传承。如何建立在吸取前辈的艺术精华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和创新,是一个看似简单,但实则举轻若重的事情。小良老师做到了,且做得出彩至极,是否后无来者我不知道,但前无古人是一定的。坚持将评弹的魂和创新的表演形式相结合,坚持在大学生中传承评弹艺术,坚持这些,是因为他坚信只有打动了年轻人,让年轻人看到好的传统艺术,让年轻人懂得这样的好,才能够真正做到传承。

        著名作家冯骥才曾作诗一首赠小良老师:“弹如风弄竹,唱似水过石,说乃花满地,只怪我来迟”。我第一次看到这首诗的时候,有一种会心一笑的感觉,是同为“良粉”的那种懂得,也忍不住想说冯先生一句,还不迟,幸好听到了袁老师的评弹,否则真是人生一大憾事。而对于我们这些评弹粉丝而言,能和袁老师共同看着这姑苏城的姹紫嫣红开遍,能在读书时就聆听到中国最美的声音,能够对吴文化有这样亲切鲜活的了解,能够将袁老师口中的苏州传递给更多的人,能够告诉别人,传统曲艺可以很古典也很时尚,我们,何其有幸。

        《礼记·大学》中第一句话就是: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所谓止于至善,即达到最完美的境界。而对于小良老师,生而为评弹,真正止于至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