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苏州文学艺术网
关闭
关闭

顾鹰《你好,毛茸茸》(图)

发布日期:2021-04-20 来源:苏州市作家协会[关闭窗口]


内容介绍

这本可爱的小书容纳了12篇童话,文字清澈温暖,充满诗意。除了文字本身的美感外,这些童话还蕴含了深邃的思考。比如《你好,毛茸茸》反映了儿童陪伴的问题,《我讲笑话给你听》讲的是重建生活勇气的问题,《黑猫的神秘糖果》反映了农村留守儿童生活的一个侧面。这些童话独具特色,而且都是以儿童能够理解、着迷的语言缓缓叙述的,可以说,这些童话是目今儿童文学界童话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作家介绍

顾鹰,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迄今发表短篇作品三百多篇,出版桥梁书、短篇童话集、长篇童话、长篇小说等二十多部作品。短篇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我的一家是精灵》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狗先生》被评为第二届“上海好童书”并获苏州市“五个一工程”奖;《阁楼上的熊皮外套》《米呆捡到一条狗》获叶圣陶文学奖;《向阳花快递》获信谊图画书奖;《亲爱的小尾巴》入选2015大白鲸原创幻想儿童文学优秀作品。

童话作品《我变成了一棵树》入选人教版部编三年级下学期语文教材。


名家评论

所有的大人都是孩子

黄蓓佳

江苏儿童文学作家群是有目共睹的一支很强大的队伍,梯次分明,门类齐全,拿到全国去,个顶个的出色。而顾鹰,又是这个群体中十分出挑的一个。

直到今天,我都无法把顾鹰给予正确的归类:在儿童文学作家序列中,她到底该算是小说家呢,还是童话作家呢?须知,写小说的和写童话的,基本是两种思维两套文笔,两者之间很难融合。比如我自己,经常有编辑请我写点童话或者绘本文字之类的短东西,然而我总是端坐桌前挣扎几个小时,抓耳挠腮,不得一字。人类的思维其实有其惯性,习惯了某种写作路数,改变很难。

但是顾鹰不一样,她能写小说,长篇短篇都算拿手。之前她发给我看的文稿,以长篇居多,写得轻灵而且家常。我曾经称赞过她小说的社会性强,有人间烟火气。很多儿童文学作家不善写社会生活,笔触离开儿童进入到成年人社会,便显出力有不逮,简单和幼稚,暴露自己生活和文学的储备不足。顾鹰不同,她作品中的儿童生活,总是跟父母家庭社会紧密联系在一起,题材上更加宽广,写作功力也更加扎实。我以为这跟她一直从事的工作有关,她是媒体人,虽然编副刊,毕竟身处新闻漩涡的中心,比很多闭门造车、成系列写作的儿童文学作家们有更多更广的生活来源。在长篇小说的写作上,她应该是能够走得更远一些的。

前几日她又发给我几个短篇童话,读完之后,忽然发现我应该对她刮目相看:她实在也是一个很好的童话作家。她的童话也写得很棒,构思有出奇制胜之妙,文笔温暖瑰丽,所表达的思想内涵丰富绵长。

《你好,毛茸茸》,标记为童话,其实说是散文诗也不为错,因为这篇短文的意境和语言,美到让人心醉。摘一颗星星当宠物,每天用温暖的句子喂养它,这么妙的念头,难为顾鹰能够想得出来。在孩子眼睛里,所有的动物植物都与人平等,都有思维,都能对话,彼此的灵魂都能理解沟通。它们会在孩子需要陪伴时姗姗而来,更会在岁月的更迭中缓慢逝去。消失的是童真,留下来的是温情。这就是人的长大,从天空到大地,一颗心落下来的过程。

《我讲笑话给你听》,篇名不够夺目,故事里表达的意思很有普遍性。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各种挫折,会犯下各种错误,有无心之过,更有年幼无知而造成的终身后悔。在错误发生之后,锁闭自己没有用,惟有重建生活的勇气,才能跨越黑暗,渡过这段艰难的生命之河。如此沉重又严肃的主题,用轻灵的童话形式表达出来,让孩子能够读懂并领悟,这个是真心不容易。

《阁楼上的熊皮外套》我也特别喜欢,这篇童话的着重处不在点悟人生,在于跟孩子们分享一个动人的爱的故事。学会爱,懂得爱,知道跟别人分享爱,勇于牺牲,乐于成全,这应该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了吧?世间的灵魂,有比这个更高贵更动人的吗?

有童话可读的童年,是幸福的童年。会写童话的作家,是了不起的作家。

所有的大人都是孩子,所有的孩子都在长成大人,世界就是这样一步步往前走的。也祝愿顾鹰,保持童心,怀揣善意,一步一步的,走进她的崭新天地。